展示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展示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刘胜军建议免除个人所得税将极大提振市场信心

发布时间:2021-01-21 17:14:33 阅读: 来源:展示柜厂家

刘胜军:建议免除个人所得税 将极大提振市场信心

2013年底,中共18届3中全会以大胆的《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吸引了全球的注意力。尽管中国领导层展示了改革的决心和意愿,但这并不意味着前景乐观。这部分是由于改革面临以政府官员和国企为核心的利益集团强大阻力,部分是由于过去十年积累了巨大风险且错过了改革最佳窗口期。但目前已没有其他选择,只能“且行且珍惜”。

中国的经济改革,旨在推动经济发展方式转型。现有的要素驱动型增长,过度依赖投资,导致环境急剧恶化、收入分配差距过大、债务风险不断攀升、房地产价格泡沫化,已经变得明显不可持续,北京的雾霾危机是旧的经济发展模式“成本”的集中体现。即便没有2008年的美国金融危机,中国经济依然必须转型。中国政府明确地认识到了这一点。

《决定》提出的60项改革,获得了经济学家广泛赞誉。中国政府希望借助国企改革、金融改革、财税改革、行政审批体制改革,激发市场活力,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希望借助土地、社会保障、农民财产性权利的改革,促进以人为本的城镇化;希望借助司法改革、人大制度的改革,推动法治的完善。由此,实现从政府主导的1.0版本的市场经济,升级为2.0版本的“法治的市场经济”。

有趣的是,尽管一直都有不少学者为“中国模式”高唱赞歌,甚至也有外国学者提出与“华盛顿共识”相对立的“北京共识”。但从《决定》内容来看,却是全面拥抱了“华盛顿共识”。看来中国领导层还是头脑清醒的。

按照中国政府的设想,《决定》中的60项改革将在2020年前取得决定性成果,这意味着什么?笔者认为,《决定》如果能得到落实,将实现中国经济增长动力的切换:创新、消费、城镇化,将取代出口、投资、人口红利而成为经济增长的关键动力。如果能实现这一转变,中国经济无疑将变得更为可持续。事实上,这也是李克强总理“改革是中国经济增长最大的红利”的深意所在。

但问题是:1)经济改革能否得到落实?2)新的经济增长动力产生的速度是否足够快,从而弥补原有经济增长动力的衰减?

先看第一个问题。我们必须看到,《决定》提出的改革并非“新意”,大多数内容在2003年的十六届三中全会《关于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中都有涉及。但遗憾的是,改革遇到了强大阻力。在意识形态、既得利益、官僚主义三重障碍之下,改革沦为口号,甚至出现了“国进民退”、政府部门以改革的名义扩权、法治倒退等现象,以致于过去十年被称为“改革失去的十年”。

中国新一届领导显然意识到了改革执行的困境。为此,他们决心向邓小平、朱镕基学习,重塑中央权威,进而以强势中央权威来迫使官僚体系支持改革。习近平旨在恢复中央领导权威的努力进展异常迅速,他兼任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中央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组长、军队改革领导小组组长、网络安全与信息化领导小组组长,并通过以整顿官场吃喝为核心的整风运动、“老虎苍蝇一起打”的反腐运动,迅速实现了权力集中,并减少了官员阻碍改革的潜在阻力。

但这并不意味着改革大功告成,博弈只是刚刚开始。与朱镕基时代相比,中国的既得利益已经变得空前庞大,而政府部门与国企则是主要的利益集团。须知,拟定改革方案的正是政府部门,而国企又对政府部门具有直接的游说能力。可以预期,官僚体系仍将对改革采取阳奉阴违的态度。尽管中央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的设立有助于克服部门利益,但是中央必须以实际行动惩罚哪些“不改革”的官员。为推动棘手的金融改革,朱镕基曾经被迫兼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目前,习近平、李克强、王岐山形成了强势推动改革的“三驾马车”,为改革落地创造了有利条件。

尽管笔者相信,下一个十年改革将得到很大落实,但是一个现实的挑战是:改革的进展速度很可能不够快。这意味着,改革的红利不能很快到来。结论是:如果政府坚持不搞“强刺激”,经济增速下滑趋势还将继续摸底。因此,中国经济在未来的二三年内将处于痛苦的“改革磨合期”。

中国股市的持续低迷,反映了市场对改革不确定性的担忧。作为2008年金融风暴核心的美国股市,目前已经创出历史新高。虽然中国金融体系并未受到直接冲击、目前7%左右的经济增速依然冠绝全球大型经济体,但股市却一路走低。

面对不断摸底的经济压力,李克强坚持不搞“强刺激”,显然是对“四万亿”的负面效应依然记忆犹新。这是明智的:继续类似的刺激,不仅效果短暂,而且会加大未来的困难,让中国经济变得更加不可收拾。

但是如果任由经济继续下滑摸底,风险不容小觑。经济下滑,会集中引爆高速增长掩盖的风险:高企的地方债务、泡沫化的房价、影子银行。更糟糕的是,这些风险之间是相互关联的:房价崩盘会导致地方政府收入枯竭,而房地产、地方债又是影子银行的主要资金去向。这三者连在一起,形成了中国特色的“ too connected to fail”格局。

搞刺激,怕后遗症;不搞刺激,又怕系统性风险?中国政府真的面临“to be or not to be”这一哈姆雷特式的抉择吗?其实未必。政府如果足够明智且大胆,完全可以以创新的方式进行刺激。一个现实的备选方案是:暂停征收个人所得税。2013年中国个人所得税规模在6531亿,与12.9万亿的财政收入相比只是一个很小的数字。免除个人所得税,不会对财政收支构成重大冲击。同时,个人所得税的免除,将极大提振市场信心,并宣示政府让利于民的决心和诚意。免除个人所得税,也将大大扩大消费的动能,这才是消除产能过剩、引领实体经济摆脱困局的根本出路。与四万亿相比,这样的刺激,几乎没有什么负作用。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