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展示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黑猪败逃牛家寨[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31:48 阅读: 来源:展示柜厂家

那一年的那一天下午,小小牛家寨还有一次战斗。

小军阀刘团长部下多敌方一倍的兵力,把牛家寨围个水泄不通。一阵阵激烈的枪声惊天动地,烟雾弥漫,弹片横飞,仿佛牛家寨摇摇欲坠了。

寨上有个年近四十岁自封司令官的邱黑猪,亲自上阵,咬牙切齿,汗流夹背,怒目而视下面来攻寨的官兵,枪声连响不停。

邱黑猪从小生就一张黑黑的脸,两扇大耳,厚厦的嘴唇。父母给他取为“黑猪”,据说取猪、狗、牛等动物名能使受名者百病不生,一生会幸福的。

军阀们统治下的四川,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大小军阀们互相抢夺地盘。这些军阀们只顾自己的利益,对百姓横征暴敛,谁会管老百姓的死活?无恶不作的土匪不但不被剿灭,还被军阀们利用,这个黑猪从一个小匪首摇身一变,被一位小军阀招安,穿上了下级军官服。

战争无情,黑猪的上司战败死了。他手下的官兵也死伤不少,他又不愿投降,带着残部三四百人就逃到川东一带活动。

他把他的司令部设在牛家寨,这里三县交界,距山上比较近,便于部队转移;还有目的就是要百姓认可他不是山上扎棚的土匪,他的队伍是正规军人,有朝一日会东山再起,变得强大起来;他还有另一目的就是他驻寨安全,因为他知道自己干了很多过恶事:多年在绿林里穿梭毛(杀)了很多无辜的人,他们暗语里的什么拿梁子(砍头)、短利子(割舌)、吹灯笼(挖眼)……手段之残忍。所以他常常胆颤心惊,怕冤家方有人来报仇丧命,寨门一关岗哨设立就是安全的小天地。

军阀们占领了新的地盘,有的成了地区专员,有的成了县长。新官上任,辖区内的有名气的各界人士都要去贺拜。贺拜新长官就是要受到新长官的赏识,今后有一座大靠山。这邱黑猪不买新县长的帐,不把新县长放在眼中,他就是不去拜新的县大老爷。

还在战前的有一天,寨下的兵带着一人在寨门外,向寨门边岗哨说明了情况,哨兵来到邱黑猪住室:“报告司令,寨下有弟兄送来一人求见司令,说是刘团长—如今的刘县长派来送请帖的人。”

邱黑猪正躺在那里吸鸦片烟,小姨太候在他身边。他听了报告瞪大眼睛,起身昂起头说:“妈的,什么刘县长?狗县长哟,老子听到说是县长鬼火冒(心烦)。这个鼻达龙(流鼻涕)龟儿子,占了点便宜幺不倒台(洋洋得意),请本司令做啥子(干什么)?不张(接待)他,叫他快爬!(滚)”

“是!”来报者一个军礼转身而去。

“慢点!慢点!”邱黑猪叫住来报的士兵说,“叫送请帖的进来!你去把他请贴给我看看,这龟儿刘县长打的老子什么歪主意。”

邱黑猪手里拿着请帖,瞪大眼睛看了起来,不知写的什么,他问他那二十多岁个子细长的小白脸副官:“这纸上鬼画淘胡(乱写),是些啥子(什么)哟?”

副官接过请贴念道:“奉请邱将军,X年X月X日县长五十大寿,......”

邱司令听道这里,一巴掌打在桌上说:“这龟儿刘县长假巴意思(假意)请,是要老子出血(送礼)!占老子欺头(便宜),搞他先人板板,老子是憨包(愚笨之人)吗?”说完用手夺过请贴撕得粉碎。

副官对邱司令又说:“司令,将就(凑合),将就(凑合),胜者为王啊。这个刘团长成了这里的县长,抢夺了这块地盘,他跟杨森沾亲哟,他的靠山很硬(势力大)呢。还是带上钱物去坐席(赴宴),巴(傍)上了他,我们也会有更强大的一天。我看他是派人来利边(故意)看我们动静的。”

邱司令吼道:“你芽儿(小伙子)毛毛还嫩,会中计的,去了会被他拿梁子(砍头),他会嘿起整啦!”

“去时多带些弟兄伙吧!”

“把部队都带去寿?能那样往?我去了杀割了(完了),会背时(倒霉),要不得!(不能这样)要不得!(不能这样)。”

又过了几天,副官又来报:“寨下又有人来见司令。”

邱黑猪接见了这个人,这人坐着滑杆进寨,穿着长衫,柱着拐杖,戴着瓜皮帽子,还架着一副眼镜。这个文质彬彬的人原来是邱黑猪任连长时一位营长的父亲,营长战亡,其父与烈士家属之称,傍上了新县长,如今在县上任职。邱黑猪笑脸相迎,大家坐下,营长父亲说:“贤侄长得仪表堂堂,足智多谋,中华栋梁也。今奉刘县长之意送来<<委任状>>,侄高升啦!前程宽广—任本县保安大队副大队长哟。”

邱司令收住笑脸:“伯父是为这事而来?啥子(什么)副大队长?就是正大队长老子也不搞(干)。”

来者再言语,邱黑猪都是高声怒骂,结果是不欢而散,来者入轿出寨。

来者走了,副官对邱黑猪说:“我们防着点,我们现在胜不过刘县长,把他惹毛(生气)了,软的不行,就会来硬的也。”

邱司令说:“本司令—邱老子不是憨包(愚蠢人),这个龟儿刘县长幺不倒台(洋洋得意),把他惹毛了(生气)求不腾(不在乎)。二天(有天)老子去投刘湘,巴(傍)上了刘湘,我还会是个小小县官?县长,县长,丁点大(小小)芝麻官儿嘛。”

这一天吃了午饭不久,寨下派兵火速来报,据说远处有一支队伍而来,请司令布防。邱黑猪派人到寨下两营作好防备。他也到寨墙上观望。看着看着,果然远处一支队伍而来,人员大约比本部多一倍,那支队伍分成三部份,对寨下两营围住,另一支绕小路直奔刘家寨。邱黑猪看着这个阵势,知道刘团长下毒手了。他脱光衣服,露出长得稀疏而长长黑毛的身子,一对眼睛露出凶光,他大声吼道:“弟兄们,那些龟儿子来者不善,善者不来。给我使劲(狠狠)地打!这群杂种,闯进老子地盘,敢跟老子邱司令作对!有脚来!无脚回。”

突然寨下一军官躲身大吼:“邱黑猪,你已经是翁中之鳖,放下武器打开寨门保命。”

邱黑猪不听这些,只管大喊弟兄们使劲打。战斗就这样打响了。

邱黑猪他也在观察寨下他扎营的前哨部队,他希望他们能够获得胜利。突然,他看见了他的两个前哨部队里竖起了白旗,他慌了,他想还没有激战多久,两营就败了?正急时副官低声说:“司令,你看寨下的弟兄弟们被刘团长的兵战败了,活着的举手被俘了。”

邱司令听了哑了,在寨上的只有百多人,寨下的弟兄是他的前哨部队。前哨部队没了,寨上弟兄也无救了,他面临着成为光杆司令了。他命令寨上弟兄不停射击,又立即召拢手下几个心腹在寨门内哨房屋里商议对策,大家一个意见:撤退,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撤退,邱黑猪就要带上百多号人逃走牛家寨这个小寨子了。

汗水直流的邱黑猪又来到作战的寨墙处,粗着粗气对大家说:“有本司令在,不要慌,我们有利地形,打得赢,让他们有脚来,无命在世上活着吃莽莽(吃饭),使劲地打。”

小军阀刘团长成了县长,他派部下对辖区内不买帐的名人来硬的了。他知道邱黑猪势力薄弱,此人绿林出身,又没有文化,是个蛮子。他骂邱黑猪不识抬举,敬酒不吃吃罚酒。他令一位营长挂帅清剿这股残兵匪徒。这清剿部队突袭,就个巴小时拿下了寨下邱黑猪那两处几百人的烂队伍,刘团长那部队里的官兵增添了攻破牛家寨,消灭邱黑猪的决心。

牛家寨被围了一层又一层。有人向寨上喊话:“邱黑猪,赶忙放下枪投降,免得丢了性命。”

这个邱黑猪听了说:“你龟儿子大声五气叫唤,想得安逸(舒适),要老子服输(投降),出非太阳从西边出来,东边落下。”

他话是这么说,心里跳得咚咚响。他一边小声问副官:“我们被层层包围了,怎样来撤退?”

副官也很焦急,说不出好的办法来。双方都战死了人,血流成河,尸横遍野。邱黑猪知道敌不过刘团长的部队,寨上百多人战死了就剩下四五十人,活着的伤者不少。他想诈降而逃。他跟副官商议,用白布做旗,待到天黑,趁乱而逃。

副官说:“司令,这个样子(眼前局势),我们等不到天黑,寨子就会被攻破。我们会背时(丢命)。只有赶忙撤退。”

邱黑猪及副官几个人像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几个人又到寨的周围察看,看着悬岩,直摇头,只恨自己没有像鸟儿一样长翅膀。

邱黑猪他虽然上过多次战场,出生入死,看到今天这局势,层层包围,弟兄们死的死,伤的伤,俘的俘,他这个杀人如麻的恶魔也吓破了胆。

副官皱着眉继继说﹕“司令啊,我们这几个人守不住寨子。生在矮檐下,谁个不低头,我们打开寨门,就向刘团长称‘臣’吧。”

“你不要动我军心,刘团长是个什么东西?我向他求生,天下人笑死我也。他已经动了真格,是要来个一窝端(消灭光)。撤退,留得青山在,还怕没柴烧。——今后老子要报仇。”

副官再不言语,过了几十秒他又说﹕“我又有一法,把仓库的银圆弄去......”

“这......这样危急,龟儿县......县长还会收礼?他们打赢了,寨子里全部是他们的了。”

副官说﹕“司令,请你听我把话说杀割(讲完),向敌阵里撒银圆,射击的士兵就会抢银圆,我们趁此机会逃跑。”

邱司令听了副官的办法点头同意,并说:“等会儿库里再多银圆也不是老子的了,也就用这个办法来试试。”

副官召来几个兵,向他们命令:“立即打开仓库,将库里的银圆用箩筐抬出来到阵前,向敌人阵里撒去。”

几个士兵遵命而办,箩筐装的银圆抬到寨门处。刘团长部队逼近寨门了,突然,寨上竖起白旗。副官大声吼道:“弟兄、朋友,我部与刘团长部前世无冤,今世无仇。双方不得再战,有话坐下来慢慢摆谈。”

刘团长部一军官大声说道:“不要听他胡言,给我狠狠地打。”

“不要打了!兄弟们,我们服输!(投降)”

刘团长部仍未停止击。

“不要打了!兄弟们,我们服输(投降)啊!来,这些银圆慰劳并你们。”

随着高声吼着,把这银圆如雨一样撒向敌阵前。

这坠落的银圆果真奏效,刘团长阵营里的兵停火了,大家疯抢银圆。邱黑猪令打开寨门,大家趁这时冲出去,慌忙逃窜。

那个军官大声吼道:“弟兄们,不要捡银圆。快追呀!邱黑猪带着人跑了!跑了!活捉邱黑猪者有重赏。”

邱黑猪带着弟兄伙慌不择路,逢坎跳坎,只管向前快跑。

那个军官高吼带领士兵立刻追击。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