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展示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好姐姐堕胎只为相救失散年的血癌妹妹[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33:52 阅读: 来源:展示柜厂家

div>

23年前,刚刚满月的她被送人;23年后,突如其来的白血病扼断了她生活的希望。为了骨髓配型,必须在茫茫人海里找到亲生父母。后来,奇迹终于发生,她迎来的是血浓于水的亲情:二姐为了捐献救命骨髓,毅然打掉了腹中骨肉……

曲折寻亲,得知隐秘身世

2008年4月的一天,正在深圳出差的陆雯婷突然发现,自己左手腕莫名其妙出现了青紫色,有淤血,疼得要命。回到广州的她连忙去医院检查。此时男友张黎明也紧急从外地赶回。当男友从医生那里拿到确诊结果后,一下呆在了那里:陆雯婷患有白血病。

得知自己的病情后,23岁的陆雯婷感到了空前绝望。

治疗白血病,最理想的治疗办法是骨髓移植,找亲人配型成功机会大一些。陆雯婷在家里是独生女,没有兄弟姐妹,并且母亲一向体弱多病,不可能进行骨髓移植手术。陆雯婷很无助,只想放弃治疗。“咱们还年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们要一步步去做。”张黎明在旁边不停地鼓励,但在这个男孩心里,其实一样的没有底。

从医院回到租房处,张黎明突然想起,去年陪雯婷回家过春节时,雯婷的父亲陆社堂在酒后曾说,陆雯婷是抱养的。当时张黎明并没有在意,认为是老人家酒后说的醉话。想起这个细节,张黎明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深夜打通了陆家的电话。

凌晨时分接到电话,陆社堂老人感觉不妙。张黎明说出了雯婷的病情,问雯婷到底有没有兄弟姐妹。老人犹豫半晌,终于道出一个隐藏23年的秘密——由于早年妻子身体不好,两口子没有生育,雯婷是23年前托哥哥陆福海抱养的,但哥哥已在10年前去世。陆社堂老人从没见过雯婷的亲生父母,不知道他们的具体住址,也从来没有联系过。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雯婷至少有一个姐姐。

陆社堂断断续续回忆,雯婷的亲生父母应是河南许昌人,因为计划生育才将雯婷送人。并且,雯婷的亲生父亲当年曾去过哥哥陆社堂的老家——甘肃榆中县,人们好像都叫他“吴衡”,但不知道两个字怎么写。

该如何寻找雯婷的亲生父母呢?

张黎明委托朋友按照类似“吴衡”的名字,按年龄相仿的原则,从许昌的户籍中调出了36个名字。遗憾的是,经联系无一人是雯婷的生父。

失望之余,陆社堂回忆起,当年哥哥陆福海去河南许昌做生意,还曾认识一个许昌人。这个许昌人后来到兰州做木材生意,去过哥哥家。哥哥正是通过此人,认识了雯婷的亲生父母。

陆社堂推测,虽然哥哥已去世,但侄子陆满仓可能对抱养的事有一些印象,因为那时他已经10岁了。张黎明迅速通过电话跟陆满仓取得联系。陆满仓说,村里有个叫陆光的人认识那个“许昌人”,建议张黎明去榆中县打听此事。

“许昌人”是雯婷生父的熟人,找到他就可找到生身父母!

张黎明一路奔袭,先到达玉门,从陆社堂处拿了雯婷幼时的几张照片,然后赶到榆中,顺利找到了居住在穷乡僻壤的陆光老人。

陆光老人回忆说,那个“许昌人”名叫“杨水仙”,河南鄢陵县人。

张黎明立即通过朋友调取鄢陵县“杨水仙”的户籍资料,不想查无此人,倒是有个叫“杨水现”的人。

“杨水现”是不是“杨水仙”?张黎明辗转奔波,来到河南鄢陵县望田镇东村。在热心人的指引下,找到了杨水现老人,没想到,杨水现正是当年那个做生意的“许昌人”。目前他闲居家中,对一些往事还能记起。当张黎明问他是否还记得甘肃的陆福海时,杨水现犹豫了一下说:“记得,记得,一起做过木材生意。”

当杨水现听完张黎明的介绍,老人兴奋地说:“你等等,我去给你叫人!”然后转身出了门。原来,雯婷的亲生父母就是杨水现的邻居,父亲叫杨伍衡,母亲叫阮瑞花。雯婷还有两个姐姐和一个弟弟。张黎明非常激动,近两个月辗转数万里的辛苦总算没白费,恋人有了希望!

骨肉团圆,亲人赴广州配型

杨水现一路小跑来到杨伍衡家,进屋就大声喊道:“你的闺女找到了!”杨伍衡听后,像被电击一样,当时就蒙了,他不相信会有这样的事。“她的男朋友来了,就在我家里呢。”听完杨水现的解释,杨伍衡赶快让妻子和大女儿去杨水现家。

来到杨水现家,得知离散23年亲人的消息,杨家人喜极而泣,陆雯婷的生母阮瑞花抑制不住对女儿的思念之情,当即泪流满面,连说要感激张黎明一辈子!张黎明发现,雯婷的大姐杨彗丽,她和雯婷如同出自一个模子。

“走,快进家门吧!”阮瑞花拉着张黎明就走。一个狭长胡同走到尽头,是一个不大的农家小院。这就是雯婷的生父母家。张黎明拿出雯婷幼时的照片,一家人围着看了又看。

为什么雯婷被送给陆社堂家呢?杨伍衡详细说了经过。

杨伍衡说,除大女儿杨彗丽之外,他还有一个二女儿叫杨春雨,雯婷是老三。23年前,杨伍衡已生下两个女儿,一心想生儿子的他让妻子怀上了第三个孩子,属于超生,要罚款。

这时,陆社堂的哥哥陆福海来当地卖葵花子,住杨水现家。杨伍衡帮陆福海卖掉一部分葵花子。出于感激,陆福海说,可以去甘肃榆中他们家生,如果是男孩的话就带回家,是女孩的话他可以帮找个好人家送养。于是,杨伍衡听从了陆福海的建议,到甘肃榆中生下了雯婷。随后,满月的雯婷被陆福海抱走了。

杨伍衡当时不知道抱到了哪里。陆福海只是说,会找一个很好的地方,不会让孩子遭罪。随后,杨伍衡和妻子回到河南老家,最终生下了一个儿子。后来,夫妇俩开始做五金生意,日子变得宽裕起来。随着年纪越来越大,他们对那个送人的亲生骨肉的思念之情日益加深,更有一份深深的愧疚之情。多少次,杨伍衡和妻子在梦中见到孩子,惊醒的夫妻俩常常相对而泣,他们一直觉得对不起三女儿。

“甘肃那地方偏远,条件艰苦,不知道娃儿有没有钱去学校读书……”1998年,杨伍衡实在按捺不住对女儿的思念,和妻子带上1万元钱,乘火车去了榆中。夫妇俩想法很简单,看看女儿过得咋样,生活困难的话就把钱留给她,希望有所弥补。可十多年过去了,物是人非,在当地找了好几天没有一点消息,两人失落地回来了。

如今,就像做梦一样,女儿找到了,并且大学毕业在广州工作,杨伍衡兴奋不已。

杨家人高兴地围着张黎明打听雯婷的近况。杨伍衡给在许昌工作的二女儿杨春雨及杭州工作的儿子杨正祥打电话,报告喜讯。当天中午,他又带着大女儿等全家人,到当地一家饭馆吃饭庆祝。

看着兴高采烈的杨家人,张黎明一直犹豫着,不知怎样把雯婷患病的消息告诉他们。很快,杨伍衡查觉到张黎明的心事,预感到女儿可能出了什么事。在他的追问下,张黎明终于把雯婷患白血病、需要找亲人验血配型做骨髓移植的事说了出来。

原本热闹的饭桌一下安静下来,大家都难过地沉默了。原来经常在报纸和电视上看到这样的事,没想到竟会出现在眼前。杨伍衡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随后意识到,女儿的病情不能再拖下去,必须尽快进行骨髓移植。

杨伍衡当即决定去广州。

第二天一清早,杨伍衡带上大女儿坐上南下的列车,和张黎明到达广州。张黎明见杨伍衡激动而紧张,劝他不要担心。

他们来到位于天河区雯婷的出租屋时,雯婷打开房门迎接。第一眼见到雯婷,杨伍衡的心就像被重锤敲了一下,呆住了。这是自己的三女儿,没错,长得和自己的几个儿女是那样像。此时,雯婷的养父陆社堂也在场,顾及他的感受,杨伍衡努力控制情绪,而雯婷也有些不知所措,没有任何称呼,只说了句“你们来了”,便不再言语。

其实,内心深处,杨伍衡渴望雯婷叫自己一声“爸爸”,可他知道,此行目的是挽救女儿的生命,不能苛求太多。他当即给二女儿和小儿子打电话,让他们火速到广州,与大女儿一起给雯婷配型。杨伍衡是一个很有威信和号召力的父亲,三个孩子很快聚齐,立刻到医院抽血化验配型。

共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 div>

那天,从医院出来后,杨伍衡带几个孩子在小饭馆里吃饭,第一碗面端上来,懂事的雯婷先把它摆到了杨伍衡面前,小声说了句:“爸,你先吃吧!”那一刻,杨伍衡的眼泪忍不住扑簌簌地掉下来,这么多年来,他对这个送出去的三女儿始终心存愧疚,没想到还能听她叫一声“爸”。

从那之后,雯婷面前就有了两个爸爸。为了避免叫“爸爸”的时候出现生父和养父同时答应的尴尬局面,雯婷想到了一个聪明的办法:叫养父的时候声音很洪亮,叫亲生父亲的时候则温柔而亲切。养父和生父,在她心里都有着特殊的地位。

早在进行抽血化验之前,杨伍衡就与身边三个儿女达成了共识:不管是谁与雯婷配型成功,都要不讲任何条件地上手术台,也算是帮父母还一些良心债。抽血化验之后,大家心神不宁地等待着结果。

人间大爱,堕胎拯救妹妹

医院传来好消息:二女儿杨春雨与雯婷配型成功,可以进行骨髓移植手术。那一刻,杨伍衡激动得全身颤抖。当时,雯婷陪养父出去买菜了,杨伍衡为了把好消息早点儿告诉雯婷,冲下楼在报亭里等了两个多小时,当时正下着瓢泼大雨,裤子湿了半截他都没有注意到。

随后,配型成功的杨春雨在医院做术前身体检查。检查进行了两天,大大小小近百项,花费1万多元,一切检查结果都符合要求,可是到了最后一项B超检查的时候,意想不到的麻烦出现了:B超结果显示,已结婚成家的杨春雨怀有1个多月身孕。出于捐献骨髓的安全要求,孕期是不能做骨髓移植手术的,只能等到分娩或者终止妊娠后才能进行。

孕期不能做骨髓移植。听到这个消息,杨伍衡心急如火。事情太突然了,大家都不知该怎么办。雯婷的病情一天天恶化,如果等到孩子出生,万一中间病发后果不堪设想。如果将孩子堕胎,二女儿杨春雨会……最后,还是杨伍衡开口问二女儿:“事情到了这一步,你表个态,该咋办?”二女儿没有犹豫,咬了一下嘴唇说:“我回许昌把孩子打掉,尽快给妹妹捐骨髓!”

杨春雨回到了许昌,将堕胎救妹妹的想法告诉了婆家人,婆家人非常通情达理。丈夫没有反对,只是说出一些顾虑,比如做过人流接着捐献骨髓会不会影响身体等。公爹听了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后,对杨春雨说:“你去吧,别说是自己的妹妹,就是外人也没啥说的,能移植成功就能救一条命。”

在母亲的陪伴下,25岁的杨春雨到医院做了人工流产手术。如今,在许昌市东城区杨春雨的家,她面色红润,精神状态很好。杨春雨说,大约休养一个月之后,就去广州为小妹捐献骨髓。

说起捐献骨髓,53岁的杨伍衡双手摊开,声音颤抖着说:“23年,夜夜做梦想孩子,没想到恁好的孩子会得上白血病,我情愿不要这把老骨头,也得换回她的命!俺心里敞亮得很,只要她健康、幸福,俺啥也不图。今年家里种了两亩辣椒,原本卖了钱修老屋,现在啥都不说了,给三女儿看病最重要……”泪光中的杨伍衡紧咬双唇,他昂起头,没让泪水流出。

如同一部感人的好莱坞式大片,凝结着大喜大悲、爱恨生死、取舍得失等,宛如天方夜谭又无比真实,一幕一幕地浮现,恍然如昨。下一步,雯婷的路还长。

正在打工的张黎明说,治疗雯婷的白血病至少要花费30万元,目前他们筹措到近20万元,还有很大缺口,治疗费是一个拦路虎。雯婷的两个家都不宽裕。养父陆社堂所在的工厂,早在10年前倒闭,养母多年来一直体弱多病,频繁住院治疗。雯婷工作后的大部分工资,寄给养母治病,手头仅有的一点积蓄在前期治疗中用完。

生父杨伍衡是一个农民,由于不做生意了,家里的经济条件变差了,一家人靠种地为生。这些天,杨伍衡一直在走亲访友筹钱。在望田镇东村,杨家的房屋算是较为破落的,除了3间稍新的平房外,其他几间房子的外墙面剥落。杨伍衡说,再困难也要设法挽救女儿的生命,弥补对女儿的亏欠。

幸运的是,陆雯婷所在的公司和同事知道她的遭遇后,纷纷解囊相助。公司资助了她五万元治疗费,同事也为她捐助了3万多元。

杨春雨堕胎后休养了一个月,便南下广州给妹妹陆雯婷捐骨髓,住进了广东省人民医院血液病房。

骨髓移植的前期准备工作在紧张进行之中。有一段时间,可能是因为思想压力太大,陆雯婷全身关节疼痛,浑身乏力,并出现了轻微的口腔溃疡,经过治疗好多了。医生对陆雯婷作了多项检查,没有发现有妨碍手术的病症。医生说,在准备期,陆雯婷必须先接受超大剂量的化疗并结合全身性放射线治疗,目的在于杀死残存于体內的癌细胞。完成准备工作后,再从杨春雨身上提取造血干细胞进行骨髓移植手术。现在可谓骨髓移植最最关键的时期,对于骨髓移植的成功与否,可说是最重要的一环。

姐妹间的骨髓移植将在2008年年底前进行。

对于杨春雨“堕胎救妹”的义举,许多人为之感动。陆雯婷面对的是一种大爱,一种人间大爱。面对二姐舍掉亲生骨肉捐骨髓的举动,陆雯婷感激之情无法言表;面对男友张黎明的不弃不离,陆雯婷说难得,找不到语言形容他。面对养父、生父的千方百计奔波筹钱,陆雯婷几度哽咽。她说,她一定要坚强活下来,做完手术后回去上班,将来挣钱好好孝敬养父母和亲生父母,报答关爱她的男友和众多热心人。

共2页: 上一页12下一页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